八零女医神

第十一章;得罪人了吧?(1/2)

    一见她脸上的笑,苏东篱脑子内立马就浮现出二哥信上的内容,还有楚朝阳那略显冷峻的脸庞。

    “婶,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既无奈,又无力的继续辩解。

    根子婶没有说话,只是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对了,婶,你等等…”

    她突然想起今早根子婶给她的粮食,今天楚朝阳把她二哥给的东西带回来,里面就有下个月的粮食。

    先是去了堂屋将还早上放下就没有动过的布袋拿起,她又去院子背篓里,拎了一只野兔。

    根子婶正好从厨房出来。

    “婶,二哥让那人把下个月的粮食给我带了过来,这些还给你,这兔子你也拿着。”

    “粮食我收下,兔子你还是明天拿去大集上卖掉。”

    “我那还有好几只呢,婶你要是在客气,以后我有事都不敢去找你帮忙了。”

    苏东篱佯装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那婶就厚着脸收下了。”

    见她手下,苏东篱脸上露出笑容。

    送走了根子婶,她就一头钻进厨房,开始收拾那些锅碗瓢盆,洗刷碗碟筷子盆什么的洗刷干净放好,地上就只剩下那口大灶锅。

    “苏丫头,在家吗?”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张根子的声音。

    “在的。”

    她一边应答着,一边朝厨房外走。

    “叔,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

    “你就别忙活了,我听你婶说,要换大灶锅?”

    “嗯,叔你才地里回来,还是休息一下,吃过饭在弄吧。”

    张根子笑着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道;“你婶还在做呢,换一口锅,也不费什么事,弄完正好吃饭。”

    “那就麻烦叔了。”

    “没事。”

    这年头农村烧得都是柴火,大灶都是有转头砌成,炒菜锅固定在上,一口锅用上个十多年都正常。

    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约莫过去半个多小时,张根子从厨房走出来。

    “丫头,锅给你换好了,只是边上的稀泥要明天才能干,今天你就去叔家吃一顿,明天就大锅就能用了。”

    这种大锅装上去,锅的边沿都会有不少的缝隙,需要用稀泥填满固定,不然炒菜的时候,这锅就会动来动去。

    她也知道这事,也没有客气,跟着张根子去了他家。

    ……

    镇上卫生院,某病房内,脸色苍白的田小翠双目微闭的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胸口,眉宇间尽是痛苦之色。

    苏东城坐在病床边上,脸色很难看。

    病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中年医生带着一位满头白发,长着山羊胡的老头走了进来。

    “东城,这位就是我白天跟你说的那位医术高明的中医,何老。”

    这个中年医生,是田小翠娘家那边的一个亲戚,叫刘德兵,是卫生院的医生。

    今天查看过田小翠的病情,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于是就推荐了一位再镇上挺出名的老中医过来。

    “何老好。”

    苏东城连忙起身打招呼,又冲刘德兵道谢一番。

    “何老,您老看看吧,我这表妹小时候…”

    他把自己知道的事说了一遍,何老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在苏东城刚才的位子上坐下。

    伸出三根手指搭在田小翠的手腕上。

    边上的两人都安静的等待着,约摸过去了十多分钟,何老收回手,站起来摇头道;“这病,老头子无能为力。”

    “什么!”

    刘德兵一惊,连忙追问道;“何老,这真的没有办法吗?”

    何老继续摇头,目光望向苏东城问道;“你媳妇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刚才听到何老说无能为力后,苏东城心里就在想是不是要把田小翠弄回家去,毕竟在这医院住着,天天花钱,治得好还成,这治不好,那不就是白花钱吗?

    现在突然听到何老问话,他下意识的就摇头。

    “她整天都待在村里,乡里乡亲的这也免不了会有一些小摩擦,都是小事谈不上得罪。”

    说这话的时候,他直接就把苏东篱给过滤掉了。

    “何老,难道我这表妹的病是人为?”

    刘德兵还是挺精明的,一听何老这样问,就觉得有蹊跷。

    “也不能完全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