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三百四十五章;遗物(1/2)

    “这人啊,作死也要有一个度。”

    苏东篱开口了,对于袁本林这家伙,她真的是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也难怪袁爱国老爷子,在死后还要在信里,留下请求,希望苏东篱不要为难他。

    这显然是知道,他这烂德行。

    想到这位老人,操劳了一辈子,就算是被儿子气死,也还不忘在死后,保住儿子。

    她心底就是一阵的复杂。

    “既然答应了舅舅,这一次我就不与你计较。”

    说着,她转身看向苏东国,将已经收起的钥匙拿出来,直接将小木头盒子上的锁打开。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很连贯,而袁本林在见到她拿出钥匙的一瞬间。

    双眼放光的快步走上前去,死死盯着那即将打开的木头盒子。

    这样的举动,看到边上的曾老是连连摇头。

    直到盒子打开,里面就放着三件东西。

    看清楚这三件东西的时候,袁本林的眉头当下就是一皱。

    原本一脸期待的神色,瞬间也变成了失望。

    盒子里,放着的三件东西,分别是一个用木头雕刻的歪七扭八的小动物,看着好像是个兔子。

    从袁爱国的信里,她知道这看着有些抽象的兔子,是当初她娘小时候,缠着袁爱国给雕刻的。

    自从成型那天就一直爱不释手,直到后来长大下乡,结婚生子,才留在了娘家。

    第二件则是一个用红色绳子编制的头花,因为年深日久,这红色的头花,已经有些褪色发黑。

    最后一件,就是一个用橡皮筋扎着的一小叠,如同扑克牌大小的木牌子,看着约莫有七八片的样子。

    上面歪七扭八的有一些,用黑色墨汁花的涂鸦。

    三件东西,都是当初她娘小时候玩过的东西,只是最普通的东西,但对某些人来说,这绝对是无价之宝。

    袁爱国显然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他心里的一份寄托。

    见盒子里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中值钱玩意,袁本林直接就失去了兴趣,看都没有看苏东篱等人一眼。

    直接转身,朝外面走去。

    见状,苏东篱又转头望向脖子身伸得老长的袁本春。

    “你要不要也检查检查?”

    一个检查的字眼,给袁本春搞得心底无比的尴尬。

    “表妹你误会了,我…”

    都没等他话说完,苏东篱直接开口道;“现在外面可以走了吗?”

    “当然,当然,我送送你们。”

    “不用。”

    苏东篱丢下一句话,将小盒子重新锁上,跟着曾老和苏东国就朝外面走去。

    走出袁家,苏东国重重的叹息一声。

    “这亲戚是走不下去了。”

    “那就不走了呗,反正这一大家子,我也就待见舅舅他老人家。”

    “只可惜…”

    曾老也是重重的叹息一声。

    三人先是回到落脚的朱源酒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结了房费。

    当天就驾车离开了J市。

    他们三人坐着车刚离开酒店,曹辉明就火急火燎的来到朱源酒店。

    原本他还想交好一下,顺便增进一下感情,只可惜,直接就扑了一个空。

    站在酒店门口,曹辉明沉思了一下,随即摇头略带惋惜的离开。

    ……

    回L市的路上,苏东国手里还抱着那个袁爱国留给苏东篱的小盒子。

    “小妹,这盒子有什么说道吗?”

    “为什么,舅舅他…”

    闻言,苏东篱笑着将收在衣服兜里的信件拿出来,递到他面前。

    “说起来,这盒子里的东西,也不算是他袁家的,而是咱们娘亲留下的遗物。”

    “哦?”

    苏东国一怔,伸手接过信件看了一遍,瞬间就明白了。

    “没想到几十年前的东西,舅舅都还留着。”

    “这或许是他的一份寄托,也能看出来,舅舅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苏东国连连点头。

    三人回到L市,已经是第三天的清晨。

    曾老先是让小张给两人送回兴华街回生堂。

    “曾老,这几天你也挺累,回去好好休息,改天有空过来,我亲自下厨,给所几道大补的药膳,您尝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