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三百七十八章;底牌(1/2)

    苏东国这次迈动脚步来到苏东篱边上。

    “二哥,你听听这鼓声,觉得像什么?”

    闻言,苏东国沉思了一下,开口道;“有点像是在跳大神。”

    “跳大神?”

    她一怔,想想好像还真是有一点这种感觉。

    “我瞅瞅去。”

    说着,苏东篱就凑到洞口,由于有掩饰阵法,就好像是单向镜子一样。

    他们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他们。

    见她大摇大摆的站在洞口,打量着外面,苏东国有些诧异。

    不过还是凑了过去,这一看,他的眉头立马就紧皱起来。

    他们所在的洞口处于一个断崖的半空,此时断崖下面,正有一大群穿着黑色长袍的人。

    估摸着有二三十个,都跪伏在地上,朝着他们所在的房间随着鼓声叩拜着。

    而在人群最前面,则是一个暗红色的水潭,在水潭中正盘腿坐着一个干瘦的老者,浑身缠绕着黑红色气息。

    水潭边上,一字排开放着四张石床,此时在石床上,还躺着四名光溜溜的女性,手腕还留着血。

    “小妹,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孽载血池,这里怎么会有人懂这个?”

    苏东篱并没有回答,而是眉头紧皱的打量着下方。

    “孽载血池?那是什么?”

    “是魔族的一种禁忌邪术,目的就是用于快速提升修炼。”

    “看到那个水潭了吗?那里面暗红色的不是水,而是实打实的少女鲜血。”

    她这话一出,本就有这种猜测的苏东国,脸色狂变。

    “这么大个水池,这是杀了多少人啊?”

    “孽载血池,起初需要四十九位少女浑身鲜血,往后每个月都需要十二位少女鲜血来补充。”

    “就这规模来看,这东西存在的年头应该不少,死在这里的人,应该不少。”

    说着,她伸手指向距离血池不是太远的一个大坑。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苏东国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就见在那里约有一个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坑里,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层森白的骨头。

    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是那些被用来制作延续孽载血池那些少女的尸体所化的白骨。

    “畜生,这些家伙是畜生吗?”

    “畜生都不如,魔族可恨,修炼邪术的魔族更加可恨。”

    苏东篱眼中闪烁着杀意。

    目光锁定在血池中修炼者的老者。

    “怎么办?”

    他这话声音都还没有完全落下,就见边上的苏东篱,直接一个纵身,跳出山洞,御风飞下山崖。

    “魔族,受死。”

    一声娇喝,三根阴毒银针冲着血池中的老者后心激射而去。

    她的突然出现,给悬崖下方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小妹,你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在往前冲吗?”

    说着,苏东国也是一个纵身跳出山洞。

    同时也将早前苏东篱给他的一阴一火两根银针抖手发射出去。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

    跪在最前面的一个黑袍人,一声大喝,当即就爆发出气势朝苏东篱扑去。

    只是这人的修为不过才练气二层,在苏东篱面前,跟蝼蚁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直接她又是一抖手,一根通体黝黑的阴毒银针激射而出。

    速度之快,这位扑上来的黑袍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直接就被击中。

    苏东篱含恨出手,加上阴煞剧毒的存在,这家伙都没有来得及吭一声,就倒地死得不能再死。

    “二哥,杀,一个不留。”

    在她身后的苏东国先是一愣。

    不过也听出了苏东篱声音中的怒意和杀意,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苏东篱这样。

    他哪里知道,苏东篱当初在神域的经历。

    神域可是一点也不太平,曾几何时,神魔人发生过不少大战,她也参加过几次,也有不少关系不错的朋友都死在魔族手上。

    所以对魔族,她从来都是杀杀杀,没有任何的理由。

    “这些小杂碎交给我,等我处理完再来帮你一起处理掉血池里那老王八蛋。”

    “胆子不小,居然敢在老夫的地盘放肆。”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就见血池中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