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五百六十五章;等您玩好,我再出手(1/2)

    相对于范建军的着急,楚朝阳就显得淡定多了。

    “老范,小篱的性格我很清楚,她既然打算好了,这件事谁说都不好使。”

    他现在也算是明白,为什么苏东篱如此着急的要离开,还一副要去搞大事的模样。

    感情是道武门的人作死啊。

    对于这种作死的人,而且还惹到他们家,那还说什么?直接往死里弄,不解释。

    “这…这…”

    “行了,你也不要想着处理或者阻拦,小篱的怒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你就按照她说的,将话传上去就行。”

    他压根就没打算听范建军的让他去处理。

    其实主要还是不相信范建军有这样的能力。

    毕竟,你范建军真要有这样的能力,事情也不至于搞成这样。

    “这只怕要出大事,到时候只怕会对你们不利啊。”

    “不是说私人恩怨不管吗?难道对方找我们麻烦说一句私人恩怨就行。”

    “我家小篱去找对方,说一句私人恩怨就不好使?”

    楚朝阳的声音突然一冷。

    对面的范建军浑身一僵,连忙出声。

    “不…不是,楚…真传,您别动怒,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只是担心小篱把事情闹大了,会牵连到你?”

    楚朝阳的声音很平淡。

    他今天的心情本就不是很爽快,范建军现在还这么多废话。

    怎么你们单位高层下命令的时候,你不去废话?现在他们要动手了,你就跑来废话?

    几个意思?

    “不是,不是,您别误会…”

    “我没有误会,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护道天宗的弟子,还是道武门的弟子?”

    他丢下这么一句,也不再继续废话,直接放下电话。

    而对面范建军的脸上立马出现惶恐之色,想要解释,但电话里传来的阵阵忙音,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他缓缓的放下电话,浑身有些无力的坐下,脸色无比的复杂。

    脑子里一直回响起楚朝阳最后的那句话。

    到底是护道天宗的弟子,还是道武门的弟子。

    这是什么意思?他不傻,这是楚朝阳动了真火,也是对他这次的作为感觉到非常失望。

    “看来我是真的做错了。”

    沉默了好久,他脸上露出自嘲的一笑。

    刚才的他是被苏东篱即将要去搞的大事冲昏了头,一心只想着不要把事情闹大。

    却没有反应过来,这次是道武门欺上门了。

    这真只是对苏家的挑衅吗?

    显然不是,这还有对护道天宗的挑衅,毕竟苏东国也是护道天宗的一员,江素云是他未来的妻子,妥妥的也是宗门里面的人。

    都这个地步了,他还想着息事宁人,还想着去低声下气的平息这件事,这丢的可不是他自己的人,还有宗门的脸面。

    ……

    K市,莲花山半山腰的道观。

    大厅灯火通明,十多个人分作两边,上首主位上坐着两个白胡子老者。

    而在大厅中间的空地上,被困住手脚的江素云狼狈的坐在地上。

    “老祖,要不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右边第二把椅子上坐着的老邬,想起前几天在回生堂感受到的那股气势,心里还有些发憷。

    转头望向主位上的两位白胡子老人。

    他声音刚落下,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老妇人,冷冷一笑。

    “邬师兄,你这叫什么话?”

    “你要丢脸是你的事,这次对方的做法是对咱们道武门的挑衅,两位老祖可不光只是因为你才这样做,更多的是为了我道武门的颜面。”

    “就是,我道武门传承多年,威严是不容挑衅的。”

    老妇人边上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跟着开口。

    随即瞥了一下江素云,继续道;“这个苏家,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认为自己有点实力和人脉,就敢不给我道武门面子,这要是不教训教训,往后咱们在修炼界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你们…”

    老邬被这两人一挤兑,脸色有些难看。

    道武门,虽说是一个门派,但门内却分为两个支脉,他们这边坐着的都是玄门修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