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七章;算不算报应?(1/2)

    次日,天蒙蒙亮,苏东篱就一如既往的带上背篓出门朝东阳山走去。

    三个月来她几乎把东阳山附近的一个山头都转了个遍,收获很一般。

    现在有了医神空间,她想找一些品质好的药材,就必须进入东阳山后面的深山老林。

    那里人迹罕至,深林叶茂,常有大型动物出没,财狼虎豹,野猪,熊瞎子什么的也不在少数。

    下午六点,她回到村里。

    今天的收获很丰厚,不光找到了不少年份不错的药材,还猎到了一只狍子,这可是她三个月来第一次猎杀野鸡、野兔之外的野物。

    刚进村里,就发现在她家院子前,聚集了不少人,透过人影,隐约还能看到自家院门大开着,她的眉头当下就是一皱。

    她可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有锁上大门。

    不及多想,她脚步加快。

    “苏丫头,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家遭贼了。”

    “遭贼?”

    苏东篱脸色一沉,目光下意识的瞟向隔壁苏东城家的院子。

    这种事,以前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古溪村地域偏僻,很少有外来人,再说这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她生活困难,那个不开眼的傻贼会来偷她?

    所以她觉得十有八九又是田小翠搞的鬼。

    比较当初原主在的时候,也出现过不少次,家里粮食莫名其妙消失的情况。

    有好几次,原主还假装离开,躲在暗处,亲眼看到是田小翠进入她家,偷走她为数不多的粮食。

    “还真是死性不改。”

    她心里冷冷暗骂。

    径直走进院子,原本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的院子,现在变得乱七八糟不说,她晾晒在屋檐下的衣服,被撕破胡乱的丢在地上。

    甚至本应该在卧房炕上的被子,也都被丢到了院子里,上面还被泼了粪水,臭气熏天。

    这还不算什么,厨房的锅灶里也都是让人作呕的粪水。

    见到这些,苏东篱的脸色变得铁青,这那里是遭贼,完全是不折不扣的遭报复。

    那些跟在她身后进入小院,看热闹的人,见到这一幕,也都是忿忿不平的骂起来。

    “是那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这样糟践人?”

    “没听说今天有外人来村里啊?”

    “是啊,我今天一直都在村口的地里干活,也没见有外人进村。”

    “这那里是外人?依我看是某人打击报复呢。”

    张娟意有所指的望向苏东城家的小院。

    所有人都露出恍然之色。

    苏东篱放下背篓,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出小院来到隔壁苏东城家门前。

    目光第一时间,就发现在大门下面的空隙处有阴影晃动,显然是有人躲在门口。

    她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微笑,二话不说,抬脚就踹。

    砰!

    老旧的木板大门,那里承受得住她夹着着真元力的一脚,瞬间就破裂砸开。

    “啊!”

    木门炸裂声中夹杂着一个女人吃痛的惨叫。

    “你个杀千刀的死丫头,竟敢踢老娘的门?”

    院子里,田小翠捂着刚才被破裂的木门碎片打中的左手小臂,睚眦欲裂的蹬着冷着脸缓步走进来的苏东篱。

    “敢不敢,不都踢了吗?”

    苏东篱的声音很冷,很平静。

    在她身后那些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刚才她那一脚踹碎大门的视觉冲击感,实在太强烈。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在这么瘦弱的小身躯,居然隐藏着如此力量。

    “以前我看在你是我大嫂的份上,一再的忍让你,二哥寄回来的东西,你拿走大半不说,还时常在我离开家的时候去偷。”

    “我没办法,就说自己种一些红薯,土豆,你也在夜里偷偷摸摸的去给我刨了。”

    “我实在不明白,我到底是那里招惹你了?你要这般恶毒的想要饿死我?”

    平静,不疾不徐的声调,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这些事,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几乎人人都知道,只是现在被她这样说出来,那些看热闹的人,望向田小翠的目光中充满了憎恶。

    “是啊,你一嫁过来,就分家,人家苏丫头跟着她二哥生活,又没招惹你,也没吃你家粮食,你凭什么这样对待人家?”

    根子婶开口说道。

    苏东篱冰冷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