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八章;用你的身份活下去(1/2)

    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一问,让苏东城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他现在心底也有跟田小翠一样的疑惑,她怎么知道田小翠小时候的事?

    整个龙溪村应该也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才对。

    原来田小翠八岁那年的冬天,她跟着小伙伴去刚结冰的河面,滑冰玩,刚滑了没一会,不稳定的冰面突然破裂,她就掉入了河里。

    大病了一个多月才好,往后一到冬天就会咳嗽,夏天稍微好点,但清晨也会偶尔咳嗽,这都有二十年了。

    “苏老大,别愣着了,赶紧去找医生吧,你看你媳妇还在咳血呢。”

    人群里一个老太婆开口道。

    反应过来的苏东城,看了一眼田小翠,急忙的转身,朝村里丁医生家跑去。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苏东篱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出小院。

    其实,按照田小翠的身体情况来看,就算有这老病根,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爆发出来。

    按照苏东篱的估计,应该要到四十岁才会严重,只是她今天做得太过分。

    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医术,不光能救人,同样也能杀人。

    所以刚才在田小翠第一次扑向她的时候,她轻轻拍田小翠手腕的一瞬间,往她体内注入了一丝真元,激化了她肺部的病患。

    但也要差不多半个月后才会发病。

    只是她没想到田小翠气性这么大,都说气大伤身,真是一点也没错。

    这不田小翠就是一个例子。

    她刚回到小院,望着乱七八糟的院子,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遭遇这种事,想我堂堂医神…”

    想到这里,她突然一顿,小声嘀咕道;“还什么医神,我现在只是地球龙溪村一普通农家女而已。”

    作为曾经的一位真神,她最是懂得什么叫缘法自然,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过去的一切就应该随风散去,安安心心过好现在的生活。

    “苏丫头…”

    “嗯?”

    苏东篱转身,见是住在隔壁的根子婶,脸上露出笑容问道;“根子婶,有事?”

    “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帮忙的地方。”

    “谢谢根子婶了,这边我自己收拾就行。”

    闻言,根子婶脸上露出一抹气愤之色,冲着苏东城家的方向呸了一口。

    “你那大嫂真不是人,专干缺德事,活该遭报应。”

    “丫头你还没吃饭吧?要不今天在婶家对付一顿?”

    “这个…还是不用了。”

    苏东篱摇了摇头。

    “跟婶子还客气什么?你那厨房现在都进不去人,就算收拾好,做出饭菜也膈应人,还是去我家吃。”

    说着就上前去拉苏东篱。

    “那,好吧,根子婶你等我一下。”

    她走到放背篓的地方,将盖在上面的草药取出来,从背篓底部抓出一只肥大的野兔。

    “这是我今天在山上逮到的,根子婶给炖了吧。”

    “哟,这野兔还真肥,你还是留着,等两天镇上赶大集的时候拿去卖掉,换点钱,买点粮食什么的。”

    “你那大嫂肯定又把你的粮食拿走了。”

    苏东篱笑着说道;“没事的,我在山上下了不少逮野兔,野鸡的套子,每天都会有收获。”

    饶是她这样说,根子婶还是没有收,苏东篱也只能无奈的将野兔放回去,拎着背篓跟着根子婶去她家。

    张根子还有三个儿子也听说了今天的事,都是对田小翠一阵怒骂。

    “丫头,今天你要不就在叔家住一晚,明天让小三和你婶帮你一起收拾院子。”

    闻言,苏东篱摇了摇头道;“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一会简单的收拾一下,将就一晚就行。”

    张根子家的房子并不算大,一家九口人,平常住得就紧巴巴的,她实在不想太麻烦别人。

    “那一会吃过饭,咱们一起去帮忙收拾,被子什么的让你婶给你拿一床,先用着。”

    这次苏东篱没有再拒绝,人家好心好意,一直拒绝,就显得有些不太会做人了。

    “对了,丫头我刚才就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田小翠有病的?”

    “其实是他们自己说的,我跟她家就隔了一堵墙,经常会听到她咳嗽,一次偶然听到她跟苏东城说是小时候掉入冰河落下的病根,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