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九章;二哥的战友(1/2)

    次日,苏东篱并没有上山,而是把厨房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

    至于那些昨天被装过粪水的炊具,她都收拾起来,不打算再用,正如根子婶所说一般,用它们做出来的食物太膈应人。

    收拾完厨房,又将院子,屋里都打扫了一番,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

    “看来还是得去山里一趟。”

    她有些无奈的摇头,刚才打扫的时候,她发现原本剩下的六七斤粮食不见了,炕尾衣服箱子底,原主存了一两年的十二三块钱也都被洗劫了。

    “走背字,喝口凉水都塞牙,说的就是这个吧?”

    抱怨着,她将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整理的那些药材腾出来,将那只肥大的兔子拎到原来养鸡的笼子里放下。

    拿着背篓再次出门。

    “苏丫头,这是又要上山?”

    刚出门就遇上根子婶,拎着一个小布袋从院子里走出来。

    “嗯,去看看那些待野物的套子,现在家里的锅碗瓢盆都不能用,想看能不能用些野兔,野鸡啥的去换一些回来。”

    根子婶摇头叹息一声。

    “根子婶,你这是要出门?”

    “这不过来找你吗,你根子叔说你的粮食肯定被那缺德货偷走了,让我给你送点过来,没多少你可别嫌弃啊。”

    她手里的粮食应该有个五六斤,虽然不多,但放在这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已经很不错了。

    苏东篱心底掠过一丝暖流,人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她这是近亲都不如近邻。

    “那我就不和根子婶客气了,等下个月我二哥邮寄东西回来,再还给你。”

    “成,不着急。”

    接过装粮食的袋子,苏东篱返回屋里放下,再出来的时候,根子婶已经回家了。

    她笑了笑,踩着轻快的步伐朝东阳山走去。

    在路过村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不远处的村口,有一个穿着绿色军装,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的兵哥哥,昂首阔步的走来。

    “同志,你好,请问一下苏东国家怎么走?”

    “苏东国?”

    她微微一愣,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个兵哥哥,一米八大个,带着大沿帽,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略带冷俊的脸,剑眉星眸,配合上一声军装,看上去非常精神。

    “你找他做什么?他不在家。”

    “我知道他不在,我不是找他,我是他的战友,这次过来附近的小镇办事,他让我带点东西给她妹妹苏东篱。”

    “我就是苏东篱。”

    兵哥哥一怔,觉得这也太巧了吧?进村遇上的第一个人就是正主?

    他有些不相信的确认道;“你真是苏东篱?”

    闻言,苏东篱笑着将自己二哥服役的部队说了一遍,准确到了他住的宿舍房间号。

    这一下瞬间就打消了这位兵哥哥的怀疑。

    “苏小妹你好,我叫楚朝阳。”

    “苏小妹?”

    听到对方的称呼,苏东篱微微一愣。

    “我跟你二哥是战友,也是兄弟,你是他的妹妹,我叫你一声小妹,有什么问题吗?”

    “……”

    “没问题。”

    苏东篱摇头,带着楚朝阳转身朝自家小院走。

    路过村里农田的时候,路边一位干活的五旬老人笑着开口。

    “哟,苏丫头你二哥回来了?”

    “老田叔,你那什么眼神啊?这小伙子一看就不是东国小子。”

    苏东篱刚想解释,楚朝阳就开口了。

    “大爷,我是苏东国的战友,在附近镇上办事,他让我捎点东西给苏小妹。”

    众人恍然,没有在多做询问。

    “进来吧。”

    回到小院,打开大门,苏东篱转头对跟在身后的楚朝阳招呼道。

    跟在她身后进入小院,楚朝阳的目光四下打量,苏东篱放下背篓,招呼他进屋。

    “这些都是你二哥让我给你带的,还有一封信,我给你拿。”

    说着,他从斜跨的帆布包里拿出一封信。

    接过来拆开,望着熟悉的字迹,她嘴角不自觉的一扬。

    “小妹,二哥半个月后要去参加演习,估计得一个月多才能回到部队,下个月的钱和粮食,就提前让老楚给你带过来。”

    随后就是一些叮嘱,让她不要舍不得花钱,在村里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什么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