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医神

第九十七章;楚朝阳的过往(1/2)

    他的声音刚落下,坐在他左手边一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妇女撇了撇嘴笑着开口。

    “什么叫没关系?她是你妈,你是她唯一的亲儿子,这是斩不断的关系。”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她在外面发达了,让你接手她的公司和生意,这不挺好吗?咱们一家都能获益,你可不能头脑发热的乱来。”

    这个女人叫袁秋梅,是楚朝阳老爹的第二任老婆,也就是他的后妈。

    当初楚朝阳不到两岁的时候,他的亲妈一声不吭的就失踪了,多年来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个多月前,她回来了,摇身一变,成为港岛某大公司的董事长,这次回来就是希望楚朝阳能跟着她去港岛,接手她的公司和所有的生意。

    不光是接手生意,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漂亮的未来老婆。

    “什么叫一家都能获益?”

    楚朝阳转头瞥了一眼说话的女人,冷笑道;“这好像是我自己的事吧?”

    “什么叫你自己的事?你还是不是楚家人了?”

    坐在另外一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也开口了。

    “楚家人?”

    楚朝阳笑了,瞥了说话的男人一眼,目光又一一扫过除开为首老人之外的其他人。

    “三叔,还有你们,自己摸着良心问一问自己,这些年,除开爷爷之外,你们心底可有把我当成楚家人?”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坐在他边上,跟他相貌轮廓有几分相像的中年男人身上。

    “别的人我就不说了,就说你楚宏远,可有把我当成是你儿子看来过?”

    他这话一出,楚宏远的脸色当下就是一沉。

    首位上的老人,神色有些复杂的开口道;“小阳…”

    “爷爷,你别说话,很多事,很多话我压在心底很久了,今天大家都在,趁着这个机会我就好好说说,好好问问。”

    楚老爷子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只得心里暗自叹息,不再言语。

    再看楚朝阳,此时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锁定在楚宏远身上。

    “装听不见?还是说不想不回答吗?”

    听出他语气中的咄咄逼人,楚宏远一拍桌子站起来,愤怒的瞪着他。

    “我是你爸,你这是什么态度跟我说话?”

    “现在知道你是我爸了?早干什么去了?这些年你做过什么你不知道?还是说你不记得了?要不我一件一件跟你说说?”

    楚朝阳的眼神非常冷漠,看得楚宏远心里都有些凉飕飕的。

    “还记得那次,你宝贝儿子楚朝文自己摔倒碰破了头吧?”

    “袁秋梅非说是我推的,你什么也不问,一上来就往死你打我,还让我在门外站了一夜,那可是冬天,我那时候才八岁。”

    “还是第二天,爷爷回来才发现我昏倒在外面,连忙送我去医院,要是晚一点我这小命怕是都保不住,在我住院期间,你可有去看过我一眼?”

    楚朝阳说这话的时候,楚老爷子的眼睛都有些红,他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早晨。

    八岁的楚朝阳,浑身多处青紫,小脸一边肿的老高了,倒在院子里昏迷不醒的样子。

    “你没有,甚至在我出院回家,你都没正眼看过我一次。”

    “后来楚云秀出生,楚朝文自己非要抱,然后不小心摔倒,就因为他说了一句,是我弄的。”

    “你二话没说,冲出房间,拉着正在院子里玩的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记得我当时好像都吐血了吧?”

    说到这里,楚朝阳自嘲的一笑,道;“最讽刺的是,当天我一直都在院子里,并没有进过屋,你就因为一句话,又把我打到了医院。”

    “人都说虎毒不食子,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两次与我无关的事,你就能两次把我打进医院?”

    “两次死里逃生后,我明白了,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把我当你儿子看,甚至说都没把我当人看,最多就是一个出气筒罢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望了望天花板。

    “小阳,你别说了,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闻言,楚朝阳转头望着说话的楚老爷子,摇头道;“爷爷,有些事过不去,永远都过不去,这才只是他做的两件事而已。”

    “后面还有多少,你们心底都清楚。”

    “十五岁我就被扫地出门,就只是因为楚朝文和楚云秀说不想跟我住在一起。”

    听他说起这件事,楚老爷子到现在都还有些生气。

    当时的他为了这事还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